您的位置 > 首页 > 科技新闻 > 新闻正文

流感并发症死亡率不低,为何我们不恐惧?

我相信,人类与病毒的斗争还会一直继续下去,但是我们跟17年前已经完全不一样了。等这次风波过去,我们要从这次的疫情中继续学习的东西还有很多。

原标题:流感并发症死亡率不低,为何我们不恐惧?

流感不是普通的感冒,就像老虎从来不是猫。近日走红的上海华山医院张文宏医生评价称,如果流感病毒是“老虎”,那么感冒只能算的上“小爬虫”。每年流感并发症导致的死亡要多于现在的新冠病毒,为何我们对流感并不恐惧?要抵御病毒侵袭,最有效的方法是什么?

撰文丨仇子龙

(中国科学院研究员)

流感病毒导致的死亡

多于新冠病毒

会导致人体生病的病毒有很多,不仅包括呼吸道的病毒,还包括乙肝病毒等。这里给大家说明一下目前最受关注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呼吸道的感冒病毒导致人们生病的过程。

人体的呼吸道从上至下依次为鼻腔、气管、大气管和肺。呼吸道分为两部分,一部分叫上呼吸道,主要是脖子以上的部分,主要是鼻腔和气管;还有一部分叫下呼吸道,主要是脖子以下的气管和肺。肺部分为两叶,担负着从外界获取氧气的重要功能。

感冒其实有两种,这两种感冒影响的都是人体的上呼吸道。

第一种叫伤风感冒,比如因为受凉引起的病毒感染,会导致上呼吸道的细胞被感染以后发生很多病变,表现症状为鼻塞、流鼻涕、咳嗽。

第二种叫流行性感冒,简称流感,是比较严重的感冒。引起流感的病毒叫流行性感冒病毒,我们通常会用英文和数字编码对其命名。2009年的甲型H1N1禽流感大家一定还记忆犹新,可以称得上是更严重的、危害人类生存的一个大敌。

两种感冒的共同点在于,伤风感冒跟流行性感冒威胁的都是我们的上呼吸道。

现在肆虐的新型冠状病毒跟2013年的SARS病毒是同一类,都是冠状病毒。SARS病毒跟新型冠状病毒的相似度达到85%以上,从生物学上看,两者是非常相似的。基于这样的相似度,我们可以推断,现在的新型冠状病毒是从SARS病毒演化而来的。

SARS病毒跟新型冠状病毒致病的过程都是直接进入人体的下呼吸道,直接感染肺部细胞。

科学家和医生现在还没有完全搞清楚新型冠状病毒是如何感染人体细胞的,只知道人体只要被SARS病毒跟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部细胞产生的反应就非常明显——肺部产生炎症,免疫系统被激活。

更严重的是,这里的免疫系统不是被良性激活,而是被异常激活,导致免疫系统的紊乱。由于我们的机体从来没有见过这种病毒,所以它会错误地攻击人体本身的细胞。

那流感和冠状病毒是怎样让人们生病甚至失去生命的呢?流感每年都会导致很多人死亡。但流感病毒本身并不会危及生命,真正威胁人生命的其实是流感引起的并发症。大家可能还记得2018年有一篇网文叫《流感下的北京中年》,作者的岳父在患上普通的流感后,又产生了严重的肺炎,在短短的一两周之内就去世了。

其实每年因为流感并发症死亡的人远远多于我们现在所恐惧的新型冠状病毒带走的生命。流感病毒感染了上呼吸道以后,一些致病细菌乘虚而入,就会产生很多炎症,慢慢顺着呼吸道下去,最终引起肺炎。

肺是很脆弱的器官,一旦形成肺炎以后很容易危及生命。肺部有感染以后,抗生素很难渗透进去,因为肺泡非常小,围绕肺泡的毛细血管非常细,治疗药剂很难到达肺部深处,所以肺部感染很难用药。

你可能会想,病毒这么坏,把病毒杀死不就完了吗?有什么药能杀死病毒吗?抗生素可以吗?实际上,抗生素只能杀死那些引起并发症的细菌,而病毒是寄生生物,没有细胞壁,抗生素无法直接作用于病毒。

严格说来,现在还没有任何一种药物能够杀死病毒。

流感病毒和新型冠状病毒从生物学上看也是不一样的,从下图中可以看出,两种病毒的外观都是不一样的。

在这次疫情中,我们的敌人是新型冠状病毒,并不是流感病毒。大家都知道,补充VC可以起到一定的预防流感的作用,而流感跟冠状病毒没有关系,所以现在补充VC并不能预防冠状病毒感染。

流感每年导致人类死亡的数量远多于冠状病毒。2009年,美国和墨西哥发生了严重的甲型H1N1流感,有5900万美国人感染,26.5万人住院,1.2万人死亡,当时WHO

(世界卫生组织)

(Public Health Emergency of International Concern)

其实流感我们每年都会遇到,大家提到流感并不会那么害怕。2003年,SARS中国大陆地区SARS病毒引发的肺炎住院死亡率为7%。而现在新型冠状病毒的致死率在2%左右,而我推断,在未来的一两个月之后,在主要疫情得到控制之后,整体的住院死亡率不会多于1%。对此,大家没有必要感到恐慌。

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推测,也请大家拭目以待。

从以上的数据来看,新型冠状病毒的毒性远不如SARS。而且有了2003年SARS病毒的治疗经验以后,相信我们能够更好地控制和治疗这次的新型冠状病毒。

大家都知道,2003年时,医生用了大量的激素来对患者进行治疗,效果非常显著,但激素的副作用也对患者的身体造成了伤害,包括骨关节和软骨的坏死,很多人最后被迫更换人工关节,身体状况非常糟糕。在这次的疫情中,刚刚得到的消息是,在武汉,上海华山医院的医疗队在非常严谨地控制激素用量,大概是原来的1/10,这样就能有效减少副作用。

疫苗,防御病毒最有效的办法

最近经常有朋友来问我,这个病毒很厉害,如果我待在家里哪儿也不去,会不会被传染?

我可以肯定的告诉大家:不会,病毒是相互传染的,不是自己长出来的。这次的新型冠状病毒是一种很小的微生物,直径约为100纳米,大概是一根头发丝的1/1 000。这么小的颗粒自己是不会飞的,通常都附着在粉尘和飞沫上。空气传播现象不存在。

了解了这个传播途径以后,我们就知道如何阻断传播了。有接触传播,我们就勤洗手;有飞沫传播,我们就戴口罩来阻挡。

你可能会问,这样太被动了,我们能不能主动防御?

还是以常见的流感病毒为例,北半球基本上每年都会经历一场流感的浩劫,包括美国和中国。

预防流感最有效的方法是注射流感疫苗。其主要作用原理是用流感病毒表面的蛋白质来做抗原,然后将其注射进人体,使人体产生相应的抗体。

说到疫苗,大家可能会想到某些“注射一次、终身管用”的疫苗,比如脊髓灰质炎疫苗。大家都知道,我们小时候服用过的脊髓灰质炎糖丸就是一种疫苗,吃了以后我们就不会患小儿麻痹症,一辈子只吃一次就够了。

而流感疫苗每年都得打,因为流感病毒是演化得非常迅速的病毒,在每次的复制过程中不停突变,这就导致今年的流感病毒跟去年的很不一样,所以每年都会有新的流感疫苗问世。

联系到现在的情况,我们要不要做冠状病毒的疫苗,特别是新型冠状病毒的疫苗?当然要做。但是远水解不了近渴。在烈性传染病传播的过程中,研发疫苗通常来不及。

以SARS为例,SARS病毒传播过程最快的时间是2~3个月,但是研发疫苗至少需要9~12个月。研发疫苗必须保证其安全性和有效性,必须在细胞上试,在动物身上试,然后才能进入人体试验。SARS疫苗真正开始人体试验的时间是2004年,花了近一年的时间。

科学家们现在肯定要马上研制疫苗,但是指望他们在短短的一两周、一两个月之内就投入使用是不现实的,我们必须尊重科学规律。

没有疫苗,又没有办法杀灭病毒,我们普通人该怎么办呢?调动机体自身的免疫系统,增强自身的免疫力,才是抵抗病毒最重要的方法。

有点感冒发烧

要不要去医院

去医院之前,你可以先问自己几个问题进行自检。

第一,在最近两周之内有没有去过疫区?有没有碰到过湖北省来的朋友?您的亲人有没有接触过湖北来的朋友?

第二,您所在的地区有多少个确诊病例?以上海为例,我所在的闵行区只有两三例,那么我接触到病毒的可能性就很小。

第三,你近期去过人多的地方吗?有没有进入过有着几十上百人的封闭空间,比如饭店、超市、商场?如果没去过,那你被病毒感染的可能性是很小的。

经过这三个问题的排除,你应该就不会太担心了。但如果你正好遇上严重的感冒发烧,有患上肺炎的症状,请一定要去医院。

那怎么知道你是不是有肺炎症状呢?这个可以通过检测血液中氧气的含量进行判断。现在有许多运动手表都可以检测你的血氧饱和度,如果肺功能出现了障碍的话,血氧饱和度就会下降。健康人的血氧饱和度在95%以上,如果你看到自己的血氧饱和度低于92%,就要保持警惕,如果低于88%,那就请你赶快去医院。

在与病毒的斗争过程中

我们学到了什么

第一,利用细菌的免疫系统。2012年,科学家发现细菌用来对抗噬菌体的免疫系统很厉害。有4位科学家把细菌的这套基因武器成功地改造成了基因编辑系统,可以用来改变基因,改变DNA序列。这套基因编辑系统非常强大,可以修改动植物的基因,最终我们也可以用基因编辑的方法来修改基因缺陷,还可以为人类治病。

第二,利用病毒来造福人类。

病毒始终是人类健康的大敌,那么有没有可能化敌为友,让病毒为我所用呢?病毒的本领是把自己的基因高效地放到宿主细胞里去,那么我们能不能利用病毒携带基因的高效性来造福人类呢?

比如,有一些人患有因先天性基因缺陷引发的遗传病,包括眼睛、血液、免疫细胞都有基因缺陷,我们利用病毒的特点,改装病毒的基因组,不让病毒自己复制,把坏的基因都删掉,把好的基因装进去,然后用病毒作为载体,就像一辆小货车一样,拉着正常的基因送到病人体内来给人治病呢?

这不是科学幻想,从2016年到2019年,用改造过的这种无害病毒作为载体的基因药物,已经被用于疾病治病,有很多基因治疗的药物已经上市了。

辟谣与教训

第一,洗热水澡没有用,多少度都没有用,在能够杀死病毒的温度下,人早就烫死了。

第二,防护口罩都是一次性的,请不要手洗也不要喷酒精,晾晒也没有用。真正能够消毒的只有100摄氏度以上的高温,但那样一来就会破坏口罩的纤维。

第三,板蓝根、辣椒等都不能够杀死冠状病毒,也不能用于预防冠状病毒。可以补充VC,但是不要指望其对冠状病毒有预防作用。

在这场防御新型冠状病毒的战役中,我们有许多应该吸取的教训。

第一,我们不太可能把病毒永远消灭掉。病毒与生物体的斗争一直在进行,一直是此消彼长的格局。在现代社会,较高的人口密度给流行传染病的传播创造了一些客观条件,而我们想完全消灭病毒是不太可能的。或许在几年、十几年或是几十年之后,冠状病毒又会卷土重来。其中的科学原因可能是我们还不知道病毒基因演化的规律,如果未来科学家通过科学研究找到了病毒演化的规律,我们还有希望完全制服病毒这种寄生虫,但目前的状况是不可能。

第二,要相信科学规律。新型冠状病毒引起的肺炎考验着整个社会的公共卫生系统、应急系统,以及每个人的心理健康。怎么来渡过难关?要相信科学规律。疫情总会过去,我们现在要做的是战胜自己的恐慌心理。

第三,千万不要为了所谓的猎奇去找大自然中的野生动物来食用或者饲养,结果只能是有百害而无一利。

第四,各级卫生系统的关键信息要及时共享,面对危机各方都要建立应急机制。在此也呼吁大家,不在疫区的话不要大量抢购、囤积医用口罩。如何应对疫情也是对我们的个人素质的一种考验。

我相信,人类与病毒的斗争还会一直继续下去,但是我们跟17年前已经完全不一样了。等这次风波过去,我们要从这次的疫情中继续学习的东西还有很多。

作者丨仇子龙

编辑丨李永博

校对丨王心

本文标题: 流感并发症死亡率不低,为何我们不恐惧? 新闻转载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有问题请联系管理员,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5588.com.cn/tech/1037322.html

为您推荐的相关新闻

广东快乐十分